你不能再简单的考虑世事了

peter2014-05-23 10:00:14

你不能再简单的考虑世事了

我们以为这些东西对我们很重要,重要到伤害自己也在所不惜,可是后来慢慢就会懂得,它们都只是自己的一部分,并不值得拿整个生命去交换。所以,后来,我们会自动屏蔽掉有可能会给我们带来伤害的人或事。

25岁,也许不再是只考虑简单交往的年龄


不知不觉时间就将自己推上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怎么也不愿相信自己一下子迈进了25岁的门槛。

以前只有凭着喜欢就可以轻松恋爱,而到了这个年龄,已经不能简单地考虑感觉了,25岁的爱情观,不再是简单的喜欢,讨厌,而是会开始仔细地考虑未来如何相处?工作、生活是否充实?两个人在一起能否感到幸福?能否一起照顾好父母和孩子?能否一起承担未来可能会发生的各种问题?

打心眼里,还是会渴望一份纯粹的爱情,只是简单的我喜欢你,你喜欢我,没有太多世俗的因素,可现实世界里似乎容不下这样一个理想化的我。现实告诉我,婚姻是婚姻,爱情是爱情。可是我多么渴望一段有爱情的婚姻。我不能够想象在一段失去爱情的婚姻里,自己会多么孤独。

偶尔的,会羡慕那些在感情里能够清楚明白自己所需的人,似乎那样更容易知足幸福。有的人,你给她钻戒就能使之心花怒放;有的人,你对她好就能使之成为你的公主;也有的人,爱俘虏不了钱收买不了,她们铁铮铮地站在那,只为收货一份自己称心如意的爱情。喜欢一个人多累啊,遇上一个自己喜欢的人概率多低啊。于是就这样简单的我喜欢你,你喜欢我,竟然成了世上昂贵的奢侈品。

或许爱的力量是强大的,但无论如何强大,也强大不过现实里的措手不及和意外的生老病死。或许打心底,我渴望自己这么勇敢,但现实里,我并不赞成裸婚。如果说爱情是两个人的生死契阔,那么婚姻则是一群人的酸甜苦辣。它牵涉到将来会垂垂老矣的父母,和嗷嗷待哺的下一代,甚至更多人的生活圈,决不仅仅是简单的感情。

对于结婚,双方必须要各自准备好自己,不能仅仅凭着一时兴起。

是的,在不久前,在24岁的尾巴上,我还在天真地幻想爱情,渴望一段柏拉图似的爱情,可是25岁一个踉跄就把自己惊醒了。如果我需要进入一段婚姻,我拿什么去经营,难道只是爱吗?面对即将老去的父母,我能够使之老有所依吗?面对即将出生的baby,我能够使之衣食无忧吗?面对生活中接踵而至的麻烦,我能泰然处之吗?

不,我暂时是无能为力的。或许打心底,我们都有一个童话似的信念,相信苦尽甘来,相信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可是现实是现实,当我们不能很好地准备好自己时,拿什么爱别人,爱自己想爱的人。

也曾像其他妙龄少女一般渴望一段纯粹的爱情,可是现实告诉我们,没有爱情的婚姻是悲剧,仅仅只有爱情没有任何依托的婚姻也未必能够长久,与其让其在琐碎的生活里糜烂,不如准备好自己让其盛放。生活不是偶像剧,没有那么多高富帅也没有那么多白富美。不是所有的灰姑娘都能遇见王子,也不是所有的王子都看得上灰姑娘。

当然,除去这种生活在偶像剧里的姑娘,还有一种有很多人因着不堪现实的厚重,避重就轻地选择了充斥着利益的婚姻。关于这种现象,我们不能从道德角度去评判其好坏,因为每个人追求的东西不一样,所以无可厚非。但是,这种寄希望于他人来改变自己的思想,还是尽量避免。你是谁,便会遇见谁。

你不能再简单的考虑世事了

25岁,如果你单身,会被逼婚,会担心自己遇不见喜欢的人,会渴望爱情会惧怕婚姻。可是你却过了花痴的年龄,不能再生活在琼瑶剧里,不能只要爱情不要其他,也不能只要其他不要爱情,你需要冷静下来完善自己。

有时,我们需要有边缘化自己的勇气


昨日,和一个新认识的朋友聊天。

他说,他在他所在的机构是个极其边缘化的人。

我问,那样会不会很孤独。很另类。甚至会被漠视或排斥。

他说,孤独是会有的,但是自己是心甘情愿被边缘化的,甚至会故意边缘化身边的人。

我问,那样对你仕途会不会不好。

他说,他不在乎,也不关心,本来就不属于那里,所以能够被边缘化也甚好,倒省了很多麻烦。

他的话如北京的夜,带着些寂寥,让听的人不免有点伤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们每个人身上都被赋予了社会属性。喜欢热闹,害怕离群索居;喜欢盲从,害怕特立独行。我们每个人都小心翼翼地过着别人定义的生活,生怕孤独了自己。貌似我们每个人都成群结伴,可我们谁又不是各自孤独着的呢?我们总以为是别人怠慢了我们,可是我们又何尝不是最容易疏忽自己的人呢?

我们的内心有很多不想,行为上却有表现得极为乐意。这就是矛盾的我们,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曾如此。因为我们害怕被忽视的感觉,害怕无人喝彩,害怕被边缘化。于是我们委屈自己的意识从了他人的喜好。可是,这样的自己,我们喜欢吗?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生活是个可以拆分的动词,即生和活,而不是简单的名词"生活"。为了生,有多少人活在别人的企盼里,为了活有多人活在他人的评判里?有多少人将原本可以的生活过得七零八落,却还假装很好。

一次聚餐,大家都去了,为了不扫兴,你也假装兴致勃勃地参与了,可其实你内心并不想。又譬如,一次应酬,大家都喝酒,都说一些冠冕堂皇的漂亮话,而你不说,似乎就是不够变通,领导就会不高兴,同事就会边缘化你。

这样的例子发生在身边的太多了。可潜移默化了那么久,自己依然是个极其笨拙之人,参悟得懂,却总也不愿学会花言巧语和随机应变,不是不会,只是不想也不愿。

记得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班里有个极其美丽的女孩,每天都穿着一样的衣服,于是同伴们便取笑她不洗澡,先是一个人取笑,后来是一伙人取笑,最后是几乎全班都取笑她。这充分说明了,孩子的世界也是怕被边缘化的,尽管那行为极其可爱,但有时也足以影响一个纯真孩子的成长。

那时,我还小,还是个孩子,可能是因为家里经历变迁早熟的缘故,总能理解那漂亮女孩的难言之隐。自始至终,我都是沉默的。无论同伴如何诋毁女孩,我都是沉默的。

之所以选择沉默,是因为不想得罪周围的小伙伴不想被边缘化,但也不想为了不被边缘化随便伤害一个内心有难言之隐的小女孩。我从小就以为眼睛看到的和耳朵听到的都不一定真实,用心感受到的才是。

我一直以为,自己不是坏人,但也一定不是大好人。不会对每个人都好,但一定会对我认定值得的人好。我不会因为你的评判而随便改变了自己的初衷,也不会因为你一句话随便否定一件事一个人。

你不能再简单的考虑世事了

我的善良是不允许别人随便践踏的,我的原则也是不允许别人随便捅破的。在生活里,我可以随便凑戏,做一个边缘化的人,但在爱情和梦想面前,我必须有自己独一无二的位置。谁也替代不了。

在北京的有段日子,我像是受到了蛊惑,在现实面前会时不时地摇摆。我讨厌极了这样的自己,可是我无能为力,因为我没有勇气对掌声视而不听对喝彩置若罔闻,更没有勇气将自己边缘化。

我不是一个物质的人,但是会阶段性需要依靠物质来填充自己,会购置大量的化妆品和许多平时穿都不穿的华服会无限制地刷信用卡。那时我的灵魂会像是个黑洞,无底的黑,无边的寂寞,必须依靠外界的刺激,才得以充盈。

其实,比起外界的精彩,我更爱内在丰盛。我是一个姑娘,有自己的小虚荣,爱热闹爱交际也爱实实在在的包包和华服,但是最爱的是一个人饱满的灵魂。生于世俗,再高贵的灵魂都会受到影响,何况凡夫俗子。

我们会时常因为他人的情绪而更改自己的计划,因为害怕被忽视,于是便寻求一种集体的力量,渲染自己内心深处的孤独和怕,说到底其实是没有勇气边缘化自己,也没有勇气接受自己被边缘化的事实。

可是寻求梦想做自己的路上必须做好随时有可能被边缘化的勇气。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理解你的梦想,不是每个人都能在取得辉煌时与你同欢,与你落寞时共饮。

人生这条路说容易也容易,说艰难也艰难。你对外界的需求越少,就越有可能活得自如和安详。只有这样你才能随时边缘化自己,随时被他人边缘化。唯有这样,我们才能趋近有可能随心所欲的自己。

或许,人到了一定阶段,会发自内心的渴望静下来,不愿有太多事横亘心头,也不愿有太复杂的人际往来,真的会但求岁月静好现实安稳。曾经年幼,可能和青春叫过板,和岁月叛过逆,甚至和现实较过劲,但最终,我们还是会放过自己,毕竟没有谁愿意一辈子为难自己。

当然,有人一直寂静,有人一直喧嚣,也有人,喧嚣有时寂静有时。生命的不同阶段,每个人对其解读意义都不同:在校园时,我们解读的是象牙塔;在毕业时,解读的是现实;在踏入社会时,解读的是现实和理想的矛盾;在适应后,解读的是随遇而安。

在没有懂得随遇而安之前,我们可能和现实执拗过,会为了一个坚持将自己难为的不像话,会为了一段感情将自己折磨得像是历尽沧桑,会为了一份工作茶饭不思夜以继日。经历总是好的,它让你看开人生里许多你曾拧巴着也要坚持下去的"我执"。譬如,你曾不喜欢的人以及你曾厌恶的事。

人的确是善良的,但也有很多人利用你的善良,所以有时你的善良会成为使你成为一颗棋子。而我不想成为任何人的棋子,故而只能静静地收敛起自己原本的好意与热忱,小心收藏,妥善保管,不再随便任他人浪费。

后来,又发生很多事,这些事渐渐消磨了我的锋利与尖锐,使我想要找个地方裹挟住自己安静地待会儿,不被打扰不被束缚不被羁绊。当外在虚妄的喧嚣使人精疲力尽时,我选择了寂静无声,不解释不倾诉。(资料来源:豆瓣网,文/半杯暖)

[滚球网站365_365和sb滚球系统_365滚球套利咖啡微信号:psycofe]

编辑推荐:

生活就在那里,记得宠爱自己

我们认为的错误,也许是他们眼中的最大意义

婚姻:少看点真爱,多说些人际关系的经营

爱情,就应该把新欢视为初恋

心窝:每天一点正能量:浴火重生才知何谓心平如镜

测试推荐:

测你该为幸福付出些啥?

登录后才可以回复,请你 365体育qq客服快速注册